再回母校话当年——参加琅琊路小学八十周年校庆活动
作者:admin 来源:http://www.055699.org 发布时间:2019-09-18 浏览:

  www.kj003.com搜索大红鹰报码聊天室豫商大会由河南省政协!八十年来,几度更名,几经沧桑,现已成为南京市重点小学的头块牌子,还设有4所分校,人称“高大上”小学。对我来说,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是我儿时一个快乐学习成长的地方,记录了我美好的童年,在那里,有我难以忘怀的校园、老师和同学!

  上午8点半,我赶到琅小,往日环境幽静的学校周围,已是车满人声嘈杂,还有民警维持秩序。

  通知在学校分部报到,我则先到琅琊路的学校本部寻找一下儿时的记忆,拍两张照片。

  回想1959年的夏天,母亲带着我第一次踏进琅琊路小学,在校门左边的一排平房里报名。负责报名的女老师(后来知道姓袁),先因我不够7周岁不让报,后看我一年级上学期的语文课本已会读大半,算术全部会做,加之我个子又高,经请示何德基副校长后,破例收我进了学校。当时的情景,至今历历在目。

  记忆中的校园,眼前已是面目全非。记得小平房在我小学毕业时就拆掉了,可现在大操场不见了,老教学楼也只剩了半边,一座座新建筑把校园挤得满满当当,只有梧桐树还在,已高大可蔽日。几个稚嫩可爱的小学生,系着红领巾,挺胸站在校门口,用标准的普通话欢迎大家,我仿佛又看到自己当年在这里站岗值日的样子。

  镜头中,校门口一棵梧桐树下有几个说话的人,我忽然看到其中一个似曾熟悉的身影——“庄老师!”我一边跑过去一边忍不住大喊起来。庄老师回过头来,一把抓住我的手:“哎呀,宋晓桦,看到你我太高兴了!”庄老师脸上那由惊讶转到激动的表情,让我感动不已,眼泪差点夺眶而出……

  庄莉英是我们四~五年级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是我最尊敬最喜欢的小学老师。那时的庄老师很年轻,总是很严肃,同学们都怕她,但也最听她的。人说“严师出高徒”,庄老师的语文教的好,批改作文评语写的细,字也漂亮,在她手下能得80分就是好文章了。应该说,我的文字功底应该与小学打的基础扎实很有关系。后来我远房表妹也在庄老师班上,曾特地到家里来取我的那些小学作文,说是老师要给下届毕业班做范文,可见庄老师教学生的用心良苦!1965年,我们小学毕业报考中学。我父母经常下基层搞运动,哥姐都在南师附中住校,家中还有个妹妹需要照顾,所以母亲不同意我考南师附中。于是,我以语文91分、数学100分,考入了宁海中学。入学考试的作文题目是“我的母校”,那是我笔下最为流畅的一篇作文,几乎没打草稿,一气呵成。那年,我们全班45名同学,11名考进南师附中和外国语学校,28名考进宁海中学(当年宁海中学与十中紧跟南师附中后面并列排名),我所在的班上就有16名是我小学同班同学。之后,庄老师带的几届五年制实验班都是很成功的。

  校友们在灵隐路12号的学校分部报到,领材料。一名少先队员认真地给我戴上了红领巾,一下子让我想起自己当年入队的情景。

  1962年秋,我因生病休学一年,来到三(3)班,教室就在分部的教学楼里。当时的班主任是谢群老师,她个子不高,一条腿还有残疾,对学生很和善,大家都喜欢她。她特别关心鼓励后进学生,有一次还帮一个顽皮的男生钉衣服扣子。那时的我,大概属于认真学习的学生,谢老师特地安排一个有男孩子性格的女同学郭小玲与我同座,要我带动她好好学习,我们后来成为好朋友,每天放学都在一起做功课。第二年的“六一”儿童节,三年级发展少先队员,我和谢小英(班长)、盛剑、王薇四名同学,作为我们班第一批加入了少先队,真光荣啊!那时的红领巾是布做的,我每晚睡觉前,都要把它叠平整,压在枕头下,第二天戴在脖子上,就像新的一样。遗憾谢老师已病逝好多年了,但她的形象依然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

  今天我们班的同学来的不多,只见到惠宁宁、徐简青、徐晓曦、张丽京、顾晓玲。多年不见,大家相互快要认不出来了。还来了一些其他班的同学,如薛亚敏、孙建华等,她们后来与我在宁海中学初中是同班。六十年校庆时,许多同学都是兄弟姐妹一起来,今年明显少了许多,但还是见到了几个我姐姐的同学,也是我同学的姐姐。时过境迁,大家都老了!

  在校园里又见到了当年的大队辅导员陈裕美老师,她是我们印象中典型的“知心大姐姐”(当年《中国少年报》的一个栏目主持人形象)。我太高兴了,握着她的手,回忆起一段往事:有一年暑期放假前,学校提倡“过一个有意义的暑假号,是个有十几名琅小学生的大院。在陈老师的鼓励和指导下,我姐姐挑头,在大院里办起了“红领巾图书箱”。我们家的小人书不够,陈老师拿来了学校的小人书,还有一个放图书的木箱子。我当管理员,地点就放在院子门口的传达室里,每天上午全院子的孩子都到我这里来借书、还书,把我忙得不亦乐乎。暑假结束后,陈老师在全校大会上作为经验介绍了我们大院的“红领巾图书箱”。今天看陈老师还是那么漂亮、精神,一点不显老。她曾经是我姐姐的班主任,当然记得我姐姐,但“红领巾图书箱”的事不记得了。

  我们到学校的小礼堂里开会,戚校长致辞,鼓楼区教育局领导讲话,孩子们表演节目,老校友们讲话

  没等大会结束,我们便迫不及待地拉着庄老师和教我们数学的夏德祥老师到校园里合影,兴奋之情,难以言表!

  夏德祥老师也是我最尊敬和喜欢的老师,几十年不见,在人群里我一眼就能认出他来。当年,我的数学一直都没问题,夏老师对我不用下功夫,一句鼓励的话即可。有一次课堂上,夏老师出了一道因式分解题目,要同学们找出各种办法来解题。我举手提出一种方法,夏老师说很好,但得用代数方法来解,让我在心里好一阵开心!

  会议结束后,我们去分部后院的校史陈列馆参观。校史陈列馆设在一栋白色小洋楼里,这应该是学校唯一一栋保存完好的历史建筑,只是被装修一新后,比过去漂亮多了!

  了当年的教导主任糜加祥老师和教我们美术的刘正海老师,让我格外惊喜。我当年是学校美术兴趣小组的成员,就是刘老师辅导我们,还鼓励并推荐我参加市里的美术比赛,尽管没有成绩,但为我至今喜爱美术奠定了基础。

  校庆活动结束后,我和惠宁宁又去参加老师们的合影。这些当年风华正茂的年轻老师们,如今大多已近耄耋之年;这些当年活泼调皮的学生们,如今个个也都年过花甲。几十年来,每个学生和老师都有着不同的经历,无论是辉煌顺达还是平凡坎坷,无论是当了领导还是市井百姓,今天在这里一切归零,只有师与生,长与幼!相互之间,只有绽放的笑脸、满心的温情和无数甜蜜的回忆,别时,更有不尽的祝福

  临出校门,我几番回望校园,不由又想起我们的音乐老师马霞青,在简陋的音乐教室里,叮咚的琴声伴着她那优雅的歌声,似乎还回荡在耳边;又想起我们的体育老师蒋棣仙,她那高昂的花白头发、蹬蹬的脚步,教诲我们要“坐如钟、站如松、走如风”的神态,在操场上给沙土地泼水的背影,一幕幕清晰浮现在眼前……

  这些优秀的老教师虽都早已逝去,她们的照片也没有贴在校史的墙上,但她们的音容笑貌,她们给予学生的那份深情,她们毕生忠诚于教育事业的精神,永远、永远鲜活在我们心中!!